男生有多馋女生的身子?看了会湿的小说:我张开双腿疯狂迎合他(1)

男生有多馋女生的身子?看了会湿的小说:我张开双腿疯狂迎合他 第1章噩梦 “白雨,燕嫁。不看活人,百鬼回避——!” 就像一个玩家唱歌的奇怪音调,木门嘎吱一声开了。 我紧紧抓住被子,但…

男生有多馋女生的身子?看了会湿的小说:我张开双腿疯狂迎合他

第1章噩梦

“白雨,燕嫁。不看活人,百鬼回避——!”

就像一个玩家唱歌的奇怪音调,木门嘎吱一声开了。

我紧紧抓住被子,但我的身体僵硬得无法动弹。我觉得困得像黑夜一样浓,喉咙难受极了。我想张嘴说话,但嘴唇突然被冰冷的柔软封住了!

湿漉漉的舌尖绕着我的嘴唇,一点点轻咬着我的嘴唇。吃痛的我忍不住微微张开嘴唇,舌头却突然滑了进去,相互纠缠。

唇齿相依的感觉让我的手攀上了他的肩膀,全身软得像他胸前的一滩水。

我洁白的“喜服”被轻轻举起,一双大手游走在我的腰间,轻轻趴在我的耳边,咬着我的耳垂,一口气吹进我的脖子。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但我很享受这样柔软的触感。

裙子推到胸前,大量凉意涌入,轻微的瘙痒让我弓起身子,我张开双腿疯狂迎合他的抚摸。这种感觉很奇怪。

修长的双腿被他轻轻分开,我急着睁开眼睛看他的脸,却被一缕布蒙住了眼睛,只来得及抓住他左手拇指上的碧玉扳指。

#p#副标题#e#
一个性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会温柔的。”

那双手仿佛有着神奇的力量,所到之处,我全身都变得敏感起来,嘴里发出一声呻吟:“嗯嗯~ ~ ~”

那种空虚让我不由自主的想抓住它,很难受。突然下面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我被惊醒。

……

我光着脚打开了房间里的灯,确认这只是一场梦。我只是稍微松了一口气。由于不能靠在墙上,我坐在了地上。毕竟那个梦不是梦,而是我十四岁时真实发生的事。

我的名字是樊圻。我十八岁了,像花蕾绽放的年纪。

外人不知道我家的秘密。我们家每次生女孩,全家人的心情一定是沉重的,没有一丝喜悦。

这与重男轻女无关,而是因为多年前的鬼契约,我们家世世代代的女人都要嫁给“阴人”。所谓阴人,根本不是人,据说是地狱的鬼。

记得小时候,我和爷爷奶奶住在一个偏僻的山村。那里的人们把那个村子叫做杜村。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那里的人信鬼神,附近还有很多僧尼。村子里的气氛非常活跃,甚至邀请和尚或尼姑来举行婚礼。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小阿姨晚上被强迫穿上白色的婚纱。

是的,是白色的,就像我多年后穿上的白袍。

#p#副标题#e#
因为她没有嫁给一个普通人,所以她不穿红色,她必须是白色的。脸上的妆不好看,是看起来很有穿透力的那种怪怪的,粉扑的脸白的可怕。

她被绑在一所新房子里。新房子不像新房,更像灵堂。到处都是白布,甚至“Xi”这个词也是从白纸上剪下来的。

那一夜过去了,小姑姑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当她的尸体被抬出时,身上布满了青紫色的伤口,尤其是裸露的那部分,简直惨不忍睹…

我们家的人和村子里的人接触很少,就是为了不让这个要进行几代人的秘密被外人知道。奶奶说,一旦得罪了‘阴人’,后果谁都承担不起。

过了这么多年,我还依稀记得小姑姑的尸体被抬出房间时,落在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的泪水。那无助的眼神又出现在我十四岁的时候…

和我小姑姑的遗体一起下葬的,还有‘阴人’婚前送给她的信物。我的祖母说,每个令牌都是不同的,因为她没有嫁给同一个人。

每当我们家的女人快十四岁的时候,令牌就会凭空出现。到时候全家人的神经都会紧张起来,开始准备结婚。因为这个原因,我还记得那个令牌。

我姑姑收到的信物是一枚泛着阴郁光芒的祖母绿戒指,而我收到的是一枚上面有龙的白色玉佩。我清楚地记得我没有把玉佩的那块碎片带出那个小屋。

我是唯一一个嫁给‘阴人’后还能活到现在的人。以前我们家的女人嫁给‘阴人’后没活半年,更多的时候是在新婚之夜死去。

那个噩梦般的夜晚过后,我被父母带到现在的城市生活,就是为了摆脱那个村庄噩梦般的过去。

四年来,我以为我可以忘记,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忘记我嫁给了那个‘阴人’…但是最近连续半个月总是梦到那晚发生的事,快疯了!

#p#副标题#e#
刚才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仿佛一遍又一遍的排练,冰冷的触感,揪心的痛,被填满后的空虚…

房间的门被敲了一下,我惊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这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差点把我吓个半死。妈妈着急的声音说:“小声?你没事吧?”

听到母亲的声音,我放下心来,正要开门,却看到被我留在村舍的玉佩静静地躺在门前的地板上!我吓得大叫:“啊——!”

妈妈直接推开门进来了。当她看到我的惊慌时,她迷惑地看着地面。当她看到玉佩的作品时,她的脸僵硬了。

过了一会儿,她说,“这个玉佩…也许我不小心把它带来了。没事的。我要了,所以你可以睡个好觉。不要相信那个疯老太婆,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

我妈口中的“疯老太婆”就是我奶奶。当初发生的事情都是背着我妈进行的。她上了大学,不信鬼神,但我们家每个人都信。

收到信物后,家里的长辈把我妈骗了出去。我爸爸知道这件事,他可能从记事起就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他选择了妥协。

后来,我妈疯狂地找到我,把我从那个盖着白布条的小房间里抱出来。当时我经历了一次震惊和惊吓,我傻得像个傻子。

#p#副标题#e#
第二章 信物

玉佩在床上,我妈妈带我走时不小心把玉佩弄掉了。我听到了玉佩触地时发出的声音。

这时候,我妈回头了。她大概知道那是什么,没有理会,直接把我带走了。

这件事不仅成了我的噩梦,也是至今萦绕在我母亲心头的噩梦。

在过去的四年里,她不允许我父亲和他的家人接触。她对范家恨之入骨,时不时和我父亲吵架,因为她怨恨我父亲用范家的长辈欺骗她。

本该在村子里的东西怎么会在这里?虽然我妈极力安抚我,说是她带过来的,我还是不相信。

当时她没有接玉佩。她在黎明前带我离开了村子。她怎么能拿走玉佩的那块呢?

抱起妈妈玉佩就走:“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就叫妈妈。”

妈妈走后,我睡不着。我不敢关灯,也不敢闭眼。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拖着沉重的脚步来到学校,又到了高考的时间。我不能为这件事分心。能否考上好大学预示着我未来的道路。

虽然还是早上,但太阳已经开始热起来,整个小镇仿佛刚被放进蒸笼,气温也在逐渐升高。

#p#副标题#e#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被人盯着看,被人窥探感觉很不舒服。

我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奇怪的人。这个时候,大部分上班族和学生党都比较活跃。

当我走到学校门口时,我突然从一棵树上跳了下来。那只浑身漆黑的猫,站在那里盯着我,长长地叫了一声。它绿色的眼睛似乎能洞察一切。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它看我的眼神好奇怪,不像是动物…

我战战兢兢的走在它前面,它却那么安静的看着我,没有躲闪,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我!

以前听奶奶说猫有通灵能力,黑猫是其中的佼佼者。想到这里,我不由得起了鸡皮疙瘩。昨晚发生的事让我变得很敏感。

踏进学校,门口的保安出乎意料地跟我打招呼:“殷茵…就要到了……”

他的声音嘶哑难听,语调缓慢,就像卡在喉咙里拼命挤出来一样。

#p#副标题#e#
我很奇怪为什么在这里学习快三年了,我还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他还会和我打招呼。还亲切的叫我殷茵?

我不知道老警卫的名字。我只知道他六十多岁,瘦瘦的,皮肤皱巴巴的。他以前精神很好,但今天脸色明显很不好,白得可怕。

我“嗯”了一声继续走,突然又听到猫喵喵叫了。我回头一看,老保安正牵着之前从树上跳下来的黑猫。他抱着猫盯着我,眼神诡异的难以言喻。

我心跳加快了很多,拍着脸提醒自己不要太敏感。那只黑猫应该是老保安养的,仅此而已,虽然我之前不知道他养过猫…

到了教室,我以为很多人在暖书,在考试。平时大家都很努力,今天却很奇怪。已经到了的十几个人坐在座位上,书放在桌子上没有看,表情呆滞。

我有点怀疑地坐在座位上。前排的男生何源突然转过头对我说:“我要死了……”

我皱了皱眉,一种厌恶的感觉在我心中升起。

他长得丑,平时不学无术,还挺坏的。他总是缠着我讲一些荤段子和不好笑的段子,像一块膏药,我怎么也解不掉。

我不知道他在开什么可笑的玩笑。

我也没理他,就把书包拉链拉开了。刚把里面的书拿出来,我就彻底惊呆了。

在我书包的底部,那只雕着龙的白色玉佩静静地躺着,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浑身都在颤抖。

他突然笑了:“呵呵呵呵呵呵……”

我生气地问他:“你笑什么?!”

他突然露出一个非常奇怪的微笑,俯身靠近它,低声说道:“杜锋·白宇…王艳结婚了…不要看陌生人…上百个鬼……”

我浑身一个激灵,还没等他说完,我直接把书包扔向他:“滚!”

看着包挂件上的金属材质,在他脸上画了几厘米的血,我有点心虚。

#p#副标题#e#
刚要道歉,他转过头,用一种怪异的语气唱出了那些话,让我想起了四年前的那个晚上,就像是一个演奏者弹奏的曲子…

我承认虽然我妈无数次跟我说世界上没有鬼神,但是我相信鬼神。

我妈大概也解释不清那晚我是怎么失贞的。她怀疑有人玷污了我,而且不是‘阴人’,但我很清楚,不是活人压着我,侮辱了我一夜…

因为他的气息比普通人冷,即使呼吸,整个人一点都不生气!

我把手伸进书包,抓着玉佩跑出了教室。

学校的高墙外有一条河。我走到墙边,把玉佩扔了出去。

做完这一切,我拖着快要崩溃的身体向教学楼走去。我只希望它能很快结束。四年前就应该结束了…

突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头上掉了下来。我抬头一看,河源面朝我倒在了地上。‘砰’的一声,他的血溅了我一身,一股甜甜的暖暖的味道扑面而来。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了,我等了一会儿看着他躺在我脚边还在抽搐,他的腿像灌了铅一样半分钟也不能动。

他的眼睛、鼻子和嘴巴都在流血。他绝望地看着我,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音:“救命……救救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