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姐夫,相亲第二天我就领了证。

01 “什么?” 这周日,我刚去姐姐家,便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十年没见的奶奶,患上了癌症。 老家医生说是早期,有希望可以治好。建议早点转去市里的大医院。 所以,爷爷昨天晚上给…

01

“什么?”
这周日,我刚去姐姐家,便听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十年没见的奶奶,患上了癌症。
老家医生说是早期,有希望可以治好。建议早点转去市里的大医院。
所以,爷爷昨天晚上给姐姐打了电话,说今天一早堂哥们开车会带着奶奶来市里,让我们姐妹两联系医院,安排住院。
末了,提醒了姐姐三次,记得交十万块钱预存在医院的诊疗卡里。
“你答应了吗?联系医院了吗?他们知道你现在住的地方吗?……”一连串的问题从我嘴里问出来。
姐姐笑了,“我又不傻。怎么可能答应。我永远记得咱们爸妈死的时候,爷奶说我们不详,害死了爸妈。爸妈刚刚下葬,就把我们赶去了学校。说是去学校寄宿,可我们都只有12岁,还是寒假……”
说着说着,姐姐的眼里就有了眼泪。
我轻轻抱住姐姐,拍打她的后背,“都过去了,我们现在,过得不也蛮好的吗?你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庭,有了吨吨。我大学也毕业了,也结婚了。我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你那叫什么结婚啊?你告诉我,是不是因为姐夫,你才相亲第二天就领证?还有,你现在也没让姐看看他是啥样的人,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因为姐姐,才随随便便找个人嫁了。我这心里,怎么总是这么七上八下的……”
姐姐还要絮絮叨叨下去,我赶紧转移了话题,“我知道的,姐。下周末就带他来你家吃饭。爷爷怎么会有你的电话号码,当初我们跟他们,不是相互都拉黑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吗?怎么又联系上你的?”
“爷爷拿花婶电话给我打的。算起来,现在快要吃午饭了,他们应该也差不多到了。估计等会电话又来了。”
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姐姐的电话又响起来了。
是个没有保存的陌生号码。
我抢过手机,大声说了句,“喂!”
“你不是朝朝?你是谁?哦,我知道了,是幕幕。我是你爷爷!你这个不肖孙,出去这么多年,对你亲生对爷爷奶奶不闻不问,你信不信,我可以去告你,不赡养老人……!”
爷爷的声音,依旧是声如洪钟。

我听着爷爷陌生又熟悉的声音,思绪飘向了我和姐姐的童年。#p#分页标题#e#
02

我和姐姐是双胞胎,姐姐叫许朝,我叫许暮。
我们在家里出生,把妈妈折腾了三天三夜,从朝阳升起到日落西山,好不容易生下来我们两,我妈大出血,急急忙忙送去医院,命抢回了一条,却元气大伤。
爸妈感情极好,他后悔没有在我妈发作的时候,没有跟奶奶据理力争送去医院,以至于妈妈落了病根。
他说希望我们姐妹俩,一直会是相互的依靠。所以给我们取名朝朝暮暮。
虽然我和姐姐的童年,充满了爷奶的白眼和堂哥们的讥笑,但爸妈给了我们足够的庇护,我和姐姐也一直感情很好。
原以为,我们一家四口就会这样幸福地过下去。
可我们12岁那一年寒假,爸妈出去采买年货,回来的时候,摩托车被一辆小车撞到,爸妈被冲力冲到了山路下的悬崖。
#p#分页标题#e#找回来,已经是三天后。
面目全非。
我记得那个冬天很冷。
爸妈脸上、手上、腿上都是凝固又冻住了的血,我和姐姐用温水一点点擦,擦了好久。
比起身体上的冷,爷爷奶奶和叔伯们的做法更加让我们姐妹心冷。
因为,无人操办爸妈的后事。
爷奶说,三儿平日跟他们就不亲,孝敬更是少。再说了,三儿家的存款,积蓄在哪里,都不知道。办丧事,可是要花钱的。
有了爷奶的表率,两个伯伯,一个叔叔,五个堂哥,更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我和姐姐已经12岁,懵懵懂懂地也知道,人死,要入土为安。
最后是村 zhang 看不下去了,把我和姐姐赶出门,关上门把我爷奶和堂哥们臭骂了一顿。
爸妈这才草草下了葬。
03

年二十九,我和姐姐守在爸妈建起来的二层楼,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看着他们的黑白照片,想到以后,再也看不到爸妈了,再也没人叫我们大囡囡,小囡囡了,悲从中来,两人抱着哭了一宿。
第二天,cun长再次上门,带来的算是一个好消息,却没想,这个消息,直接让我们姐妹两成了孤儿。
经过责任划分和事故定性,肇事司机赔偿了我们家150万。
也还算良心未泯,肇事司机在年三十这天,把钱凑齐,在村长和其他见证人的陪同下,把钱带了过来。
他后续如何处置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150万到了我家,肇事司机走里后,我家马上掀起了第二次的大风波。
因为我外婆外公和舅舅在赔偿款到了的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一,杀气腾腾地杀来了。
我和姐姐看到外公外婆和舅舅进门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眼神开始慌乱。
我爸妈下葬的时候,外公外婆舅舅都没有来,我妈妈是我外婆的养女。#p#分页标题#e#
据说村里人去报丧的时候,我外婆说,她们年纪大了,经不起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就不来了。
自打记事起,外婆外公就没有给我们买过一颗糖,一件衣服。但逢年过节,他们必定要我妈带着我爸和我们姐两上门。
每次回去之前,他们都会指定要带几个红包,红包里包多少钱,要带什么礼物,分别送给谁。
尤其舅舅结婚,舅妈生孩子,孩子满月,周岁,生日,必定要我妈上门祝贺,每次少则三千,多则上万。
我妈气不过,有时候不想回。我爸劝她,好歹非亲非故的,把你养育大了。就当是还这份恩情吧。
我和姐姐更加不想去外婆家。
舅舅家孩子的玩具,我们从来不能碰。零食我们也不能吃。每次去了,我和姐姐都是被妈妈叫去厨房里帮忙的。
04

果然,外公一行三人落座后,外公开门见山,要求分走女儿女婿的赔偿金一半,75万。#p#分页标题#e#
外公一开口,爷爷奶奶立马就像被点燃的炮仗一样,叫了起来。
双方吵得不可开交。
而我和姐姐,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从头到尾没人来问一句,以后你们可怎么办?
村长正在家里欢欢喜喜过大年,听到跑去拜年的小孩子说了我家的热闹情况,丢下一家子客人,又来了我家。
大年初一,爷爷奶奶,伯伯叔叔,外公外婆,舅舅,两大家子人,在我家吵了整整一天,最后,爷爷奶奶拿走了75万,外公外婆拿走了50万。
同时留下两份字据,两方老人以后生,不要我们养。死,不要我们葬。
字据一式三份,一份我和姐姐保管,一份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保管,一份放在村长处当公证。

“喂喂喂!!!你个死丫头片子,有没有在听我说话?”遥远的回忆被爷爷打断,他听我半天没有声音,又开始骂我了。
我等他歇气的时候,才一字一顿开口,“爷爷,我清楚地记得,我爸妈车祸去世,赔偿的150万,您老人家拿走了七十五万。还跟我们姐两立了字据,以后,生,不要我们养。死,不要我们葬!”
爷爷那边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马上声音又更加大了。
上集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