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骨画

作者:喝咖啡的妖精 最后映入离眼帘的是薇雨狞笑的面容以及那满是仇恨的眼。 随着薇雨匕首的拔出,鲜血喷溅而出,溅到薇雨的脸,那慢慢在鼻尖弥漫的血腥味让她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离的尸体就…

作者:喝咖啡的妖精

最后映入离眼帘的是薇雨狞笑的面容以及那满是仇恨的眼。

随着薇雨匕首的拔出,鲜血喷溅而出,溅到薇雨的脸,那慢慢在鼻尖弥漫的血腥味让她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离的尸体就躺在不远处,她只要往前走一步就可以亲眼看着对方的死状,然后她就可以幸福地继续和姐姐生活在一起了。

这个世上姐姐身边只要有她在就可以了。

疯狂地笑着,薇雨上前一步就想确认离的死亡,可下一秒她却再也笑不出来了。因为她看见一直封闭在那个角落对她的呼唤无动于衷的姐姐,此刻却是抱着离的尸体满脸哀伤和绝望的看着自己。

哀伤和绝望?就单单因为那个男人的死亡,她的姐姐就变了吗?就只因为那个男人?

“小雨,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姐姐,所以理所应当要让着你。小时候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毫不犹豫地给你,哪怕那是我最为心爱之物。可是……”薇情抚上离的脸,顺势阖上他的眼,这才继续慢慢地说着,“我好像把你宠坏了。小雨,不是什么东西都是可以让的。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像玩具一样肆意地践踏损坏。”

薇情忽然仰起脸,对着俯视着愣愣看着她的薇雨‘露’出一个温柔的笑脸:“小雨,对不起,是我没能教好你。”

眼前的人在笑,笑得一如既往的温柔和宠溺,正是薇雨一直怕失去却又期待的表情。可如今她亲眼看到薇情待她的态度毫无变化,她却恐惧地后退了几步:她敏锐地感觉到现在的薇情不太对。

“小雨,你知道是谁带你来到这个空间的吗?”薇情动作轻柔地将离扶到一边,留恋地‘摸’着对方的脸。半晌,她才站起身直视薇雨,嘴角的弧度越扩越大:“是我哦。我诅咒你了,就用我身后的这幅画。”

随着薇情话音的落下,她身后忽然出现了一幅大大的画卷,画卷一展开便铺满了整个空间,无论薇雨怎么躲避画卷上的内容她都被迫看的清清楚楚。

如血般鲜红的画纸上,勾画着三个熟悉的身影。拿着匕首刺进离心口的她,躺在血泊中悲惨地死去的离以及最终用手穿过她‘胸’膛的薇情。栩栩如生的画卷,真实的场景让薇雨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姐姐,你要杀我,为了一个男人你竟然要杀我!”

被她所珍视的最重要的姐姐,被她放在心底、想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的姐姐竟然要杀她,竟然为了一个跟她们毫无关系的男人要杀她!那个男人和从前那些玩具到底有什么不同,不都是丢弃了也无所谓的东西吗?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男人的重要‘性’会超过她?为什么?

低着头喃喃自问着,薇雨忽然疯狂地大笑起来,她抬起头勾着‘唇’,指着已经死去的离幽幽地开口:“我知道了,因为他还活着啊。他死了,一切就会恢复原样了。”

“小雨,对不起。我不能让你一错再错,最多我以后一直陪着你好了。”薇情闻言,对着冲过来的薇雨慢慢地抬起手,冲着她身后浮动的画卷勾勾手,随后顺着她的话音落下慢慢地放下手。

彻底垂下手的那一刻,那副诡异的画卷猛地朝薇情俯身冲过来,与此同时,一直悬空在薇雨周围的画卷部分亦是全都朝薇雨聚集过来,不过多时便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里面。

这种被围攻的感觉像及了刚才被小鬼缠住的时候,想起无力地被那些小鬼啃食骨‘肉’的痛楚,薇雨忍不住惨叫起来。可噬骨画却因着这惨叫而变得愈发亢奋,连带着画卷亦是越收越紧。

喘不过气的同时,薇雨还能感觉到噬骨画正在吞食她的‘精’力,随着画卷的收拢,她只觉得自己变得越来越虚弱,几乎连动一根手指都觉得费力。她已经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知道这一次再也不会有人愿意来救她了。

想起从前只要自己一遇到危险,薇情就会迅速地冲到出事的地方来救她。她们是双生子,彼此有危险的时候能够有种莫名的感应。习惯了薇情随时随地都在自己身边,薇雨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要杀自己的人是一直救她的薇情的话该怎么办?

脑海里不由得再次想起那个傻傻的离,薇雨忽然想到原来她也曾经眷恋过对方的温柔,羡慕着他对姐姐无声的照顾。甚至一开始她也曾想过要让姐姐幸福,希望离能够照顾姐姐一辈子,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脑子里只剩下了怨和恨?

是,她讨厌被人抢走自己最重要的姐姐,可是她不是同样也希望姐姐幸福吗?

‘胸’口传来一阵疼痛,晕眩感骤然袭来,薇雨感受着身体血液的流逝,不由得闭上眼,思绪渐渐涣散。最后她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若有来生,换我来照顾你,下一次我绝对不会摧毁你的幸福,姐姐。

噬骨画慢慢松开,落地变回原来的一小幅画卷。薇情的手还保持着穿透薇雨‘胸’膛的模样,她愣了半晌终于无力地瘫倒在地嚎啕大哭:她一直想要保护的妹妹竟然在她手中化成了一堆齑粉。

离死了,薇雨死了,只剩下她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呐,一个人可不可以诅咒自己去死呢?在心里默默地念道,薇情闭上眼仰起头静静等着死亡的降临。她说过的,以后会一直陪着小雨,所以下一次她一定不会让小雨那么孤独,她会好好地陪着她,直到生命的终结。

凤墨清和彼岸终于赶到的时候,地上只剩下一幅画卷、不知名的齑粉以及躺在另一边的男‘性’尸体。

“发生了什么?”对着眼前的场景完全‘摸’不着头脑,凤墨清明明记得自己和彼岸是跟着飘走的薇雨来到这里,若不是因为薇雨跑的太快,中途他们曾经一度失去方向,他们应该和薇雨同时到达这里。

不过就算晚了一步,眼前这个空‘荡’的景象又是怎么回事?拿走噬骨画的薇情在哪?非要找到姐姐的薇雨呢?

“她们死了。”彼岸慢慢走上前拾起噬骨画,瞥了一眼上面的场景,伸出手指咬破,将一滴血滴在噬骨画上面,抬手画下封印后她才开口回答凤墨清的问题:“薇情受到噬骨画的蛊‘惑’从而不肯归还画卷,薇雨因为靠近薇情受到薇情身上残留的噬骨画的邪恶气息影响,所以才会使心底的‘阴’暗面无尽扩大。妹妹的改变、心上人的死亡促使薇情彻底用噬骨画摧毁一切,包括自己。如今的她们在这人世只是被禁锢在噬骨画里的恶灵罢了。”

彼岸漠然地拿着噬骨画,看着这幅曾经吞噬过无数人灵魂的画卷,若是做得到,她还真想毁了这幅画卷。

举步朝着凤墨清走去,彼岸本想带着对方走出这个空间,却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两人循声回头,只见早已经死去的男子‘揉’着心口慢慢地站了起来,茫然地冲着他们问道:“我是谁,为什么在这?”

“兰笙!”终于看清男子的模样,凤墨清和彼岸同时叫出了令他们完全想象不到的名字!

他对她毫无保留的信任是彼此羁绊的基础,只可惜尚未完全了解彼此心思的人,总有一天会将这份信任变成伤人的利刃。

看着这个曾经和自己在往生阁争抢的人,盯着那张可恶却熟悉的脸,凤墨清不知道是不是该感叹自己直觉的准确。那日与他擦肩而过的分明就是眼前的男子,而这张脸也确确实实就是兰笙。

那个被红绡深爱着,不择手段想要得到的,最终却因姻缘石而死去的男子此刻却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

确认已经死亡的人突然出现,凤墨清只觉得自己的心态经过在往生阁的经历果然强大许多,在这种不合常理的情况下竟然还能保持冷静和淡然。

“兰笙?”再度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凤墨清没有想到眼前的人‘露’出越发茫然的神情。

只见兰笙诧异地望着凤墨清,伸手指了指自己,慢慢地说着:“兰笙是我的名字吗?”

澄澈的眸子清可见底,那里面盛满的皆是疑‘惑’,让凤墨清不得不相信这人确确实实失忆了!死了却再度醒来却又忘记之前的事情,简直是比轮回都要来的快,重生的毫无压力。

“彼岸,你觉得他是兰笙吗?”虽然眼前的人跟兰笙长得一模一样,身上也有他所讨厌的气息,不过按照常理而言,这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彼岸却是郑重地点了点头,“他的身上有姻缘石的气息。”姻缘石,被红绡认作三生石执意要带走的宝物,实现了她的心愿却最终杀死了兰笙,因姻缘石而死的兰笙身上或多或少都沾染了姻缘石的气息,即便是轮回转世这种气息都会存于他的灵魂中,更何况兰笙并没有转世。

不过即便是彼岸也是第一次看见一个人死去以后并未经过地府的审判便直接重生,还是以彻底丢弃前一次记忆为基础的前世,是因为兰笙是特别的还是因为地府少了那个人的缘故?

彼岸垂下眼睑默然不语,直到兰笙小心翼翼地问起如何离开这个空间时,她才猛然记起自己三人似乎还被困在噬骨画所造的空间中,若是不早些出去,以薇情的诅咒为食的空间很快就会崩塌。

拿着噬骨画在周围走了一圈,彼岸忽然在某一个角落站定,单手拿画另一只手在虚无的空气中画出‘门’的形状,最后一笔连接上的那一刹那,清新的空气从‘门’内流进,让一直忍受着这个空间里似有若无的血腥气的凤墨清恨不得立刻冲出这里。

“她一直做这么古怪的事?”迫不及待想要冲出去的凤墨清才刚迈出一步就被几乎全身浴血的兰笙一把抓住。

看着对方一脸惊异的表情,凤墨清再度怀疑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不是他所认识的兰笙。如此温润识礼乖巧的的人真的是当初那个跟他处处作对的兰笙?若不是彼岸已经确定对方的兰笙,凤墨清一定会以为这人只不过是带着和兰笙一样的脸罢了。

“彼岸所做的事情就算古怪也是有道理的。”凤墨清转过眼,优哉游哉地摇着扇,笑着对身侧的兰笙说道。

(~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