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哥哥意外去世,快50岁的妈妈生下了我,试图把我当成替代品

来源:有故事的汤碗 (ID:tangwan38) 小时候,我很羡慕同桌有糖吃。 他的抽屉里,永远塞满爸爸从城里带回的巧克力饼干,香甜诱人。 可是除了狂咽口水,我什么也做不了。 家里…

来源:有故事的汤碗
(ID:tangwan38)
小时候,我很羡慕同桌有糖吃。
他的抽屉里,永远塞满爸爸从城里带回的巧克力饼干,香甜诱人。
可是除了狂咽口水,我什么也做不了。
家里太穷了,长到小学二年级,我只穿过一次新衣服。
爸爸以前费力踩着破旧的三轮车到闹市摊煎饼,自从撞车后他大腿不灵光,只能慢吞吞走路,靠捡纸皮卖钱。
妈妈拖着沉重的躯壳去饭店帮人洗碗,累得老腰折断,还被老板嫌弃动作不利索。
从很早开始,我就察觉出他们跟别人不同。
有一次下大雨,爸爸掺着拐杖来学校接我,同桌咬着香脆的薯片问:“他是你爷爷吗?”
我不敢否认,只好默不作声。
后来才知道,我是妈妈在将近五十岁,特地到医院去做的试管婴儿。
据说,她当时差点舍了半条命,才把小猫一样的我生下来,母女皆脆弱。
一到刮风变冷的季节,病魔像上门长住的亲戚,将我们本不富裕的家,拖的更加捉襟见肘。
大概是产后落下的病根太厉害,在外受气又多,身心饱受煎熬的妈妈,脾气变得愈发暴躁。
她认为读书是我的唯一出路,也是家里的唯一出路,夜里挑灯到深夜也逼我把书看完。
只可惜,学习这种东西光靠勤奋是不够的,还得有脑子。
我一抱起书本就脑袋发晕,课堂上老师讲的内容时常消化不良,成绩也是垫底。
妈妈看到成绩单忍不住抽我一顿,嘴里含恨:“我千辛万苦把你生下来,怎么是个傻读书的笨丫头?”
爸爸只能充当和事佬,让妈妈留在家里冷静。
他把我带到外头吹吹风,顺便捡两个被人丢在大马路上的塑料瓶子。
大一点,女孩的自尊心出来了。
家里没钱买新校服,可我个子像狂抽的春芽,长高不少。
见我老穿“加小码”的衣服,调皮男生总爱多嘴嘲笑。
我只好哀求爸爸。
话轱辘刚溜出嘴,妈妈劈头盖脸就一句:“知不知道我们生你下来花了多少钱?你爸胃疼得半死,还舍不得上医院呢!”
我灰头土脸溜到附近天桥瞎逛,有个路过的酒鬼想摸我脸蛋,我急忙跑开。
等他走远,我才原路折回,只见地下躺着一个黑色钱夹子,里面有两三张红彤彤的票子。
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多钱,一时紧张得不知该怎么办!
想跑过去送钱包,可是那人不见了,包里也没有联系方式。
我窃喜把钱包藏到裤兜子带回家,小心翼翼放到书包。
睡到半夜,我被妈妈一巴掌拍醒。她情绪很激动:“钱包是从哪偷来的?”
我迷迷糊糊说是捡的,可妈妈不信,如果不是偷的怎么藏在书包夹层。
爸爸劝她别打了,他相信我不会做这样的事。
但妈妈应该是想找个由头发泄吧!
她痛声大哭:“我的儿呀!我悉心养了二十几年的儿子啊,你怎么走得那么早。”
我的心拨凉拨凉,再次深度验证徘徊许久的想法。
大约十年前,爸妈失去了二十出头,风华正茂的独生子。
那一刻,家里的天塌了。
从小到大,妈妈为了把哥哥培养成大学生,不惜勒紧裤腰带过日子。
哥哥脑瓜子灵活,不负所望带回一张张成绩优异的试卷,以及象征荣耀的奖状。
妈妈时常盼着,等他出来工作,全家人的生活都会好起来的。
谁知,她倾注了大半生的心血,换来的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样的无助,任谁想起来,都不寒而栗。
妈妈日日哭得肝肠寸断,茶饭不思,甚至出现了精神错乱的现象。
直到有一天,她决定再生一个孩子,让儿子回来。
起初,爸爸不同意。两人都到了五十知天命的年龄,万一将来走得早,剩下孩子一个人怎么办?
可妈妈很执拗,她觉得没有孩子,生命毫无盼头,
妈妈痛不欲生割腕两次后,爸爸只好带她去医院检查。
妈妈的身体不适合受孕,但一听人家说试管婴儿有机会,她就掏空全副身家去博。
当我早产时,她不顾身体虚弱,日夜守着抱着。
我好不容易活了下来,妈妈给我听唐诗宋词的录音带,企图再培养一个优秀的孩子。
只可惜,我的天赋不足,也无心向学。
她气得跳脚,整日拿哥哥的奖状给我看。爸爸实在看不下去,说我体质比寻常孩子差,病起来得一宿一宿熬着,不要逼得太紧了。
大概害怕再次失去吧,妈妈稍微收敛了些。
爸爸不想她再胡乱比较,找了个柜子把哥哥的东西全锁起来。
自从证实我是作为替代品出生后,我的叛逆期提早开始了。
爸妈太自私了,为了抚慰自己失去爱子的心,把我的人生陷入泥潭,过得苦不堪言。
在同学报美术,古筝和轮滑之类的课程时,我只能干瞪眼看着。
我没有漂亮的衣服,没有好吃的零食,连捡回来那个找不到失主的钱包,最后也被妈妈当做买菜的零钱袋。
里面的三百块,全拿去给爸爸买风湿痛的药了。
上了中学,我无法忍受同学的嘲笑眼神,索性跟喜欢旷课的男生玩。那是放飞自我的开端。
他们带我吃大排档,到喧闹的KTV唱歌,还租了一双轮滑鞋带我去滑冰场。我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学习更加一落千丈。
妈妈不知从哪个多嘴同学口中得知,拿着藤条直接杀过来。
她狠狠抽了我一顿:“你哥多聪明懂事啊!我千辛万苦才把你生下来,怎么是个没用的讨债鬼。”
我梗着脖子反驳:“那你干吗要生我?”
从不当面流露脆弱的妈妈,蹲在地上大声哭泣。我被周围的人盯着,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然而,放纵的日子没过多久,爸爸查出来胃癌。
他常年用咸菜就着泡饭吃,胃痛不舍得去医院,忍到晚期已然无济于事。
妈妈哭得捶胸顿足,夜里梦醒泪流满面。
我恍恍惚惚,心中有一大块变得空空洞洞,像是黑不见底的深渊。
爸爸却出乎意料的坦然。他说妈妈年轻时性格非常要强,总想出人头地,可是没遇到好际遇。
哥哥出生,她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身上,掏空所有金钱和心血去培养。也许这是命吧!
大学毕业前夕,哥哥出意外走了,妈妈崩溃到极点。
下葬那日,她抱着那块崭新的墓碑,死活不肯离开。
那段时间,妈妈躺在床上半梦半醒,被泪水打湿的发梢从未干过。
爸爸用枯槁干瘦的手拉着我道歉:“对不起,让你跟着我们受苦了。”
他还说,贪心可能是人的本性!
儿子死亡时,妈妈只盼着他能活过来。等我出生后,她只盼着我健康。可我好不容易长大了,她又盼着能比哥哥更出息。
爸爸让我原谅妈妈的得陇望蜀。
三个月后,爸爸走了。
妈妈木木地站在门口,深浅不一的灯光与月华交汇,让她头上的白发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那一瞬间,我的心乱做一团,非常害怕。万一连她也离开,世上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了。
人会在一夜之间长大。
我收敛起反骨的情绪,不再渴盼逃离,也放弃到外面寻找更自由的天地。
高中毕业,我开始到外面找工作,每日忙忙碌碌。
年近70的妈妈彻底成了老人,她的脸上爬满见证时光流逝的深刻皱纹。她的身体被病魔纠缠得发疯,不是埋怨我没有考上大学,就是担心我被哪个浪荡子骗了。
我很少顶嘴,也默默心疼她辛苦半生,从未过上一天好日子。
初涉社会,我被人骗过工资,在酒楼当服务员被人摸过屁股,还险些被想追我的男人拉去C销组织。
当我口袋空空,狼狈到家时,妈妈破口大骂,“真是蠢笨到家了!如果是你哥,早就让我们住上好房子,吃香喝辣过好日子了。”
拭去落在眼角的泪,我没有反驳半句。
我不再咒骂她才是痛苦的源头,为了一己之私,妄想哥哥能够回来,冒着高龄风险死活要二胎。
跟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让我思想开阔。
他们之中有老板,有农民,有无忧无虑的小姐姐,也有像我这样家境不好的年轻女孩。每一个人生下来,都有不一样的境遇。
有些含着金钥匙出生,也有些含着引雷针降世,生活是繁花似锦,或是被劈得面目全非,其实半点不由人。
但是,他们没有一个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哪怕日子很苦,也勇敢接纳生活给予的一切,咬牙挺下去。
积极生活,也许是治愈伤痛的妙药。
二十二岁那年,我到卖场工作,用爽朗热情的笑容感染了张军。
他比我大八岁,在我们隔壁店开了一家鞋店,生意挺好。
谈婚论嫁时,我辞掉工作过去帮忙。
原来的老板笑他近水楼台先得月,兔子净吃锅边草。务实的张军憨憨一笑,买了红糖年糕,让我带回去给丈母娘。
我是幸运的,遇上没有半分嫌弃我原生家庭的老公。不像卖场有些小姐妹,身上披挂着贫困字眼,就被婆家数落得抬不起头。
张军年幼失去双亲,靠亲戚们东一口西一顿的施舍,才长大成人。
向来省吃俭用的他,租了一间窗明几净的大房子,把妈妈接过去一起住。有时候,他还帮迟缓的妈妈用温水洗脚,做得比我温柔细致。
两个人掏心聊天时,我向张军透露了埋在心底的想法。
我曾经痛恨爸妈的自私,他们为了安抚失独的心,硬要拉扯一个替代品到困苦潦倒的世界,让我吃尽苦头。
张军吻了吻我的额头:“现在呢?”
“早就放下了。遇到你以后,更加让我觉得人生珍贵。”
张军把我搂得更紧了。
他说,他曾看到过一句话: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像他这种没爹没娘的,人生只剩归途。
张军说如果可以,他愿用自己的命,把爸妈从拖拉机地下救回来。我似乎在一瞬间顿悟。
很多失去孩子的父母,就跟失去父母的子女一样,无法控制生命逝去的规律。
伤痛不已的他们,会想方设法修补内心的遗憾,哪怕会伤及无辜。
我恨过爸妈生二胎的动机,也曾为潦倒的岁月痛苦,但终究熬过来了。
生活,从不亏待拼命挣扎向前的人。
儿子三岁时,垂垂老矣的妈妈,从尘封许久的柜子,翻出哥哥读过的一本古早唐诗。
她颤颤巍巍指着上面的字,逐个亲自开口教亲外孙。儿子奶声奶气地跟着念:“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妈妈笑得很欣慰:“外孙真棒哦,以后不要学你妈当没用鬼,背两句诗哭得惨叫,要像你的大舅舅一样聪明才行啊!”
我无奈地笑笑。
人都是好了伤疤忘记疼的。
当妈妈抱怨我没长成她期待中的天才样子时,她大概忘记了生我的初衷,只是为了延续哥哥的生命。
我早已释怀,也不再追究被生下来受苦的意义在何方。
当了母亲,我深刻体会到生育的苦。
儿子出世时,我难产又奶管堵塞,差点在鬼门关走一回。
回想妈妈生我时的高龄,以及为了把我拉扯长大受尽的磨难,真不知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倘若时光倒流,她知道有二胎后的人生会比失独更艰辛,不知会不会三思而后行?
妈妈75岁生日那日,我亲自做了一个生日蛋糕,儿子亲手给她戴上生日帽,张军负责给我们拍全家福。
当看到蛋糕上写着的“我们爱您”时,妈妈布满褶皱的脸庞,滚滚落下止不住的泪水。
那一瞬间的喜悦,像是把一生受尽的苦涩,熬成幸福细密的绵糖。
父女母子一场,缘分深浅不一。
惟愿在妈妈所剩不多的时光里,我们能够互相珍惜,跟这个世界彻底和解。
作者:汤碗,一个有故事的女人,写人情冷暖,陪你看万家灯火,教你更好地爱自己,公众号:有故事的汤碗。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